欢迎来到八一中文网,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www.8zwdu.com

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边月满西山 > 第一卷 定西风云起 第九十二章 今有梦,尽岁暮【一】

第一卷 定西风云起 第九十二章 今有梦,尽岁暮【一】

    “这两人是你杀死的?”

    汤中松问道。

    虽然这两名红袍客躺在地下,尸身冰凉。

    但他还是不相信这两名红袍客就是被眼前这个肮脏,邋遢的男人杀死的。

    汤中松终归还是个公子哥。

    他总觉得高人也要有高人的样子。

    至于这高人的样子是什么,他却也很难描述个清楚。

    但他知道,至少不会是眼前这人的样子。

    “不是我杀的,难道是你杀的?”

    此人颇为不耐烦的说道。

    “不过我真没想杀人的……都是他俩自己忒不中用……”

    此人又小声嘟囔了一句。

    “难道他俩的金剑袭杀而至时,你就这般赤手空拳应敌?”

    汤中松接着问道。

    事实摆在眼前,但真相往往就隐藏在多问一句中。

    “我有兵器的!”

    此人指了指床边的地面。

    刘睿影看到两截木棍。

    木棍的横断面很是齐整,看样子是被利器削断的。

    “木棍?”

    刘睿影诧异道。

    “我没有剑,更没有刀,只有一根木棍。当时听到外面有响动,我便提着棍子出去查看,结果这俩小子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提着剑就冲我招呼。一剑下去,我这棍子就断了,不得已只能空手顶上去。总不能第二剑再把我的头断了吧。”

    此人说道。

    言毕还很是惋惜的看了看自己已经折断的棍子。

    刘睿影倒对这人没有丝毫的怀疑。

    因为他知道棍比剑要好用的多。

    棍就这么拿着,虽是可以出手。

    但剑不行。

    拔剑和回剑的代价都太大。

    拔剑需要仇怨,回剑需要血命。

    可不能像棍这般随时随地想打就打。

    “前辈,请问您这些时日都在此处从未离开过吗?”

    刘睿影问道。

    先前称呼是阁下。

    虽然客气但却生硬疏远。

    现在的前辈,倒是把自己摆在了低位。

    恭敬的同时更显得亲近。

    “我可不是你前辈,别跟我套近乎!”

    此人翻过身去,背对着刘睿影三人。

    酒三半看着他的屁股莫名的想笑,但被汤中松扯了扯衣角后还是忍了回去。

    “我都没有出去换过酒喝,你说我有没有离开过这里?”

    过了良久。

    此人才悠悠的说道。

    刘睿影一听便立即接着问道:

    “前辈可知两分在几日前死于四季不冻河旁?”

    “两分?是谁啊……名字这么怪一听就不像个好人。”

    此人说道。

    刘睿影无言。

    此人明明自称是乐游原的看原人,怎么会连博古楼楼主狄纬泰的贴身护卫五福生都不知道?

    汤中松这会儿倒是比刘睿影更有了耐心。

    他详细的给此人描述了一下两分的身份以及相貌。

    但换来的还是一阵摇头。

    “既然是狄纬泰的贴身护卫,你就应该去找狄纬泰!来我这里聒噪什么?!”

    此人很是不屑的说道。

    刘睿影有些莫名其妙。

    这乐游原本就是博古楼的一部分,你是此处的看护人,自然也算是博古楼的一份子。

    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这博古楼和他隔山跨海,相距十万八千里似的。

    “等等,你说的那两分,爱下棋?”

    此人突然直起身子说道,好像对此很是在意。

    “对,他是手不离棋的。”

    刘睿影一看有门道,赶忙附和了一句。

    “这么一说我倒是和他很熟,但我确实不知道他叫做两分。他死了?”

    此人问道。

    刘睿影不得已,只能把那天发生的事彻头彻尾的又重复了一遍,捎带着把五福生和狄纬泰的关系,已经博古楼自他来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蜻蜓点水般的过了一遍。

    “嘿嘿……就是你和那两分打了一架?”

    此人津津有味的听完,随后对着酒三半说道。

    “是,但我俩只是切磋,他和我都没有下死手。”

    酒三半说道。

    “这我相信。喝酒的人心性都单纯,那两分也是如此。”

    此人点了点头说道。

    “两分也喝酒?”

    刘睿影没有想到。

    “当然喝!而且经常来找我喝。”

    此人说道。

    “那两分最近一次来是在什么时候?”

    刘睿影接着问道。

    “我不记得了。”

    此人说道。

    刘睿影有些恼火,他觉得此人是故意捉弄自己。

    “我是真不记得了!我成天就呆在这房子里,不见天日的,哪里有日子的概念?不过最后一次到现在的确是时间不长,有可能就是你俩打完架的当天也说不定。”

    此人说道。

    问来问去,线索还是再次中断了。

    刘睿影揉了揉额头,想要离开,但突然被此人叫住。

    “帮我个忙!”

    此人说道。

    “什么忙?”

    刘睿影回头。

    “帮我去换点酒。”

    此人说着把方才掰成碎块的金剑,用一张破布兜起来,递给刘睿影。

    “监督他!别给我以次充好!”

    此人又不放心的叮嘱了酒三半一句。

    “你和博古楼究竟是什么关系?”

    汤中松在出门前问了一句。

    “我和博古楼没有关系。”

    此人似乎对博古楼的怨念极大。

    “我只和狄纬泰有关系。”

    此人接着说道。

    “什么关系?”

    汤中松问道。

    “情敌关系!”

    此人说道。

    这却是把三人都逗乐了。

    情敌?

    就他这样子还配跟狄纬泰做情敌?

    说出去论谁都是不信的。

    然而这一句话出口,却是勾起了此人的回忆。

    然而这些事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想起来过。

    就好像绚丽的晚霞迟早归于平静一样。

    天下间的晚霞,大抵都相差不多。

    区别只在于走在晚霞中的人,和发生在晚霞笼罩下的事。

    刘睿影看到他的目光收起了先前的桀骜,转而变得深沉且忧伤。

    眼睛看到不到的地方,好似有马蹄在奔腾。

    嘶鸣有如闪电。

    而每一道闪电,都像一柄绝世好剑般,锋芒毕露。

    只是这剑没有剑鞘,也存在的太过短暂。

    一晃即逝。

    有个舞姿优美的姑娘,站在天涯边。

    可是她却没有跳舞,而是在歌唱。

    她的歌声醉了夕阳,让这晚霞都有些留恋。

    舍不得像往常那样快些离去。

    这歌声不但能撩拨夕阳,更是撩拨了两位少年的新鲜。

    晚霞再留恋,也终将会沉寂。

    夜风起,三人相映成趣。

    不知不觉中,诞生了两个字。

    情与爱。

    随着夜风在这天涯处无端飘荡。

    原来天涯边是有一个小湖的。

    但是这小湖很怪。

    无论夜风多大,它都不会泛起一点褶皱。

    湖上有一片独立的星空。

    星空下有一条孤单的渔船。

    渔船中站着一位看不出年纪的渔翁。

    可是他并不打鱼。

    船上也没有任何渔具。

    他也并不摆渡。

    因为这艘船很小,只能站的下渔翁一人。

    两位少年就这这样站在这片天涯的湖边。

    听着天涯上的少女歌唱。

    其实他二人的心中,都在渴望这少女能够起舞。

    能够在天涯的星空下迎着晚风起舞。

    但直到这位少女从天涯上走下,她也没有跳一下。

    两位少年心中难免有失落。

    但看着少女从天涯处一步步走下来,就好像是仙子下了凡间。

    一位少年明显要胆大些,想走上前去说说话。

    可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此迈出的步子,也僵在了原地。

    “想说什么?”

    反倒是这从天涯上刚刚走下来,尚未站稳脚跟的少女先开了口。

    “我……”

    少年语塞。

    “我想和你聊聊。”

    少年硬生生的,总算是憋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好啊,聊什么?”

    少女性格活泼。

    在少年心中既有仙子的出尘,又有邻家的单纯。

    “我不知道。”

    少年说道。

    “这天可聊,地可聊,天涯可聊,夜风也可聊。实在不行,咱们还能聊聊那湖,那船,那渔翁,或是……你自己。”

    少女说道。

    少年很是欣喜。

    因为他没有想到这少女竟然会一口气和他说了这么多话。

    但另一位少年却有些不甘。

    在心中暗自埋怨自己,为何刚才不大胆一点。

    否则少女的这么多话,岂不是都能对着自己说?

    当情爱萌发时。

    就算是对方和自己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也很让人知足。

    说的越多,越知足。

    “我还是不知道怎么聊。”

    少年摇了摇头,脚下往后退了一步。

    他并不是一个不会聊天的人。

    相反,平日里他很是健谈。

    有他的地方,总是少不了欢声笑语。

    不管年纪多大,他都有办法让你的精神集中在他的话语里。

    不知不觉,你就会听进去,就会笑了。

    另一名少年则要内向得多。

    在他口若悬河时,他往往是低头抽着闷烟。

    虽然他不喜喝酒,但他烟抽的却很厉害。

    少年本是不该抽烟的,也不该喝酒。

    但这两人向来无拘无束,也不在乎这些世俗规矩。

    何况,两人虽然顶着一张娃娃脸,但言谈举止却颇为老成持重。

    所以也没有人说过他俩半个不字。

    反而处处都有人请那位健谈的少年喝酒。

    只是没人请这位内向的少年抽烟。

    两人是如何认识,他俩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男孩子之间的相处之道本就非常简单。

    即便不能一蹴而就,但三番两次的也就熟络起来。

    何况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去看看天涯。

    可是天涯在哪里,没有人告诉他们。

    他们只知道天涯很远。

    走路需要很多年。

    骑马也需要很多年。

    但他俩没有钱买马,所以只能走路。

    其实两人在路上的时间并不长。

    因为出发的时候是少年,到了天涯的时候还是少年。

    路途上有好几个地方,内向的少年都觉得这就是天涯。

    但健谈的少年却觉得应该再远些,再走远些。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这里。

    遇见了这位少女。

    他们已经在此地呆了半个月了。

    这位少女每天在晚霞升起时都会来到这里唱歌。

    这半个月以来,少女只跳过一次舞。

    但两位少年就觉得这是人间最美的舞,她是人间最美的少女。

    不过两人向来都是悄悄的躲在一旁,从不敢现身。

    直到今日。

    他俩准备离开了。

    有些话不说或许就再也没机会说。

    所以他俩才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

    想的就算是说错了话,惹得这少女不高兴,也无妨。

    今天在天涯,明天就远隔天涯。

    “那就我问你答。有来有往,才算是聊天嘛!”

    少女说道。

    “你俩从何处来?”

    少女问道。

    “从很远的地方来。”

    内向的少年抢先一步说道。

    他着实想和这少女说句话。

    而且他也不想那健谈的少年把二人的底细一股脑的全倒出来。

    江湖险恶,人心叵测。

    这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

    “很远的地方啊……那倒是辛苦了。”

    少女说道。

    “那又是为何要来这里?”

    少女接着问道。

    “我们在找天涯。”

    健谈的少年不甘示弱,抢着说道。

    “天涯???”

    少女瞪圆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今生最不可思议的话似的。

    “难不成,你俩以为这里就是天涯?”

    少女问道。

    两位少年点了点头。

    少女顿时笑的花枝招颤,不得不用手捂住了肚子,随即又弯下了腰。

    但在这两位少年眼中。

    这位少女就算是如此大笑,也是像极了在跳舞。

    一举一动,一颦一簇,都是极美的。

    “真是俩傻子……”

    少女轻轻的念叨了一句。

    虽然是嘲讽二人愚蠢,但在二人听来却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不由得很是沉醉。

    “那条渔船为何大半夜的还在湖上,也不见它捕鱼。”

    健谈的少年恢复了一些往日的秉性,开口说道。

    这可是他主动找了话题。

    不过也是顺着少女的意思说。

    毕竟少女说这身边的事物都可以聊聊的。

    “那是家父。”

    少女调皮的说道。

    健谈少年立闭了口。

    心中悔恨万分,觉得自己着实说错了话。

    不过那渔船和渔翁就是在湖上打转,好似不知去处。

    和这两名少年一样,也不知自己的归宿。

    若不是夜风还在吹佛,渔船还在划行,心口还在跳动。

    两位少年真就想这样面对着少女一直站着下去。

    不过这三种动态,却是破坏了他俩的愿景。

    好似在时刻提醒着他俩,夜风总会停,船总会靠岸,心口迟早停止跳动。

    果不其然。

    伴着夜风的停滞,渔船也靠了岸。

    可是渔翁却说,船靠了岸,但人和心还在水上飘着。

    每一夜都有新的渡口,每一天都是新的出航。

    只是随处选个让自己稍微能心安理得的地方,歇歇脚罢了。

    夜风一停。

    少女的身后升起一道月牙。

    她身材纤细轻巧。

    远远的看上去,就好似躺在月牙中似的。

    渔翁拿出一壶烫好的酒。

    说夜风停,寒凉起,喝点酒暖暖身子才不会生病。

    内向的少年不好意思多喝,每一口只是浅尝辄止。

    但健谈少年却不管这许多,每一杯都喝了个底朝天。

    他觉得,凡事都要给自己留个念想。

    这念想能念多少次,就该喝多少杯。

    不喝,就会苦涩发愁。

    但喝了,依然是苦涩发愁。

    但至少能让自己的心绪更鲜活一些。

    “你俩这日子过得很像剑客啊!”

    渔翁说道。

    少女也端起了半杯酒,敬了敬这两位新认识的朋友。

    “剑客?剑客哪里有我们这样的。”

    健谈少年自嘲的说道。

    内向少年也附和着笑了笑,面色尴尬。

    “那就是浪子。”

    少女说道。

    虽然两位少年也不觉得自己是浪子。

    可是少女这么说了,他俩便也承认了下来。

    “他们都说,浪子最懂酒,我看你怎么不太懂呢?”

    少女对着一直小口咂酒的内向少年说道。

    “可能是因为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浪子。”

    内向少年说道。

    “哈哈,你可真是有趣的紧。这浪子哪里还有合格不合格一说?”

    少女笑着说道。

    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而后当着内向少年的面一饮而尽。

    随后把空空的酒杯对着内向少年挥了挥。

    内向少年顿时有些无地自容。

    但他的面前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手。

    这手上端着一杯满满当当的酒。

    稍有歪斜,就会倾倒出来。

    这杯酒是健谈少年替他倒的。

    内向少年抬头看了看他,但健谈少年却并不言语,只是示意他把这杯酒喝光。

    后来。

    天涯不在。

    舞姿优美的少女不在。

    没有渡口的渔翁不在。

    晚霞在。

    夜风在。

    酒在。

    但两位少年却也互相不在。

    只是他俩还是喜欢在晚霞时朝着远处看看。

    不过无论是博古楼内,还是乐游原上,都是看不见天涯的。

    但他俩已经习惯了去眺望远方。

    内向的少年还是没有习惯大口喝酒。

    健谈的少年却沉默寡言起来。

    云深时不知处,酒醉时不见你。

    既然见不到,那健谈少年却是再也没醉过酒。

    虽然他依然喜欢喝酒。

    但是却再也没醉过一次。

    或者说,自从那日见到少女之后,他遍一直都在醉着,从未醒过来。

    ————————

    刘睿影已经重新踏上了乐游原。

    他回头一看,发现在入口处多了两道倩影。

    这两道倩影虽是一高一矮,但差距并不大。

    只是一人莲步轻移,肩膀和上半身都看不见有什么都懂。

    另一人则是蹦蹦跳跳的,欢快异常。

    手里还拿着东西,不停地往嘴里塞着。

    “你不能走!”

    正当刘睿影看的出神时,那看原人却像一股旋风般出现在刘睿影的身侧。

    速度极快。

    快到刘睿影的眼睛都无法捕捉到任何残影。

    但他却又着实没有带起一丁点儿风。

    此人就好像凭空出现似的。

    “为何我不能走?”

    刘睿影说道。

    他的衣袖被此人拉扯住。

    “你要是走了,我怎么知道你们还会不会回来?若是拿了我的金块却不给我换酒,反而自己去潇洒,我又该到何处去寻你们?”

    此人说道。

    刘睿影这才意识到,他竟然是要扣下自己当人质。

    然而这人质的代价也着实太便宜了些……

    只需用一壶酒,便能换取自由。

    无奈之下。

    刘睿影只得叮嘱汤中松和酒三半快去快回。

    毕竟晚上还和常忆山在明月楼有约。

    但就是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刘睿影再转头看向乐游原的入口时,那两道倩影却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八一中文网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