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乡少女不会种田在线阅读 - 166 朝天看吧!你的死兆星正在天际闪烁

166 朝天看吧!你的死兆星正在天际闪烁

        “终于出来了么。”希兹克利夫抬起头,看着那个方向。

        踩着那些落叶,左手的巨大十字星盾牌十分的沉重,希兹克利夫慢慢的走入了迷雾当中。

        一个月前,他就发现系统有被侵入的迹象,无论对方怎么操作,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些拙劣的动作,奇怪的是有些地方十分的高明,有的地方根本就是新手的操作,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只不过,一旦侵入了这个只属于他的世界,他将不死不休。

        茅场晶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回忆起小孩时期的那段岁月,望着天空,不断的幻想着那段湛蓝得无比弥贵的纯粹未来。

        不过无论科技如何进化,他看到的只是人们的自私自利,所以他开启了一个工作室。领头当起了会长,与几个同学一起制作出这个nervgear。

        在这里他能一直的生活下去,即使身体化成一组数据,灵魂完全数据化的准备已经差不多完毕,更重要的是——the-seed,也完成了。

        现实世界不能够实现是幻想,能够在虚拟世界里面存在,这个就是他——茅场晶彦的愿望,即使是作为一个平凡人也能够碰触到的领域。

        “应该就是那个人吧。”

        茅场晶彦操纵着名为希兹克利夫的虚拟体走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快,甚至让沉重的身体开始奔跑,他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没有去进行全力的奔跑,他亲自设计的虚拟体实在是太厉害了,现在的玩家根本找不到可以与他匹敌的,那张钢铁的巨型重盾也无法让他感到丝毫的沉重,如果不是盾牌特制的沉重效果让他的敏捷下降了一个层次,他将更快。

        脑海里面思考着那个玩家拿起双手剑对准着那些野狼的景象,茅场晶彦知道,对方早就知晓了他所做的一切,就算是他不断的对着那个叫‘神迹’玩家进行扫描,也发现不了什么破绽,那把撬棍也没有任何的作用,能够猜测到的就是那些特殊的脑电波。

        从nervgear传来的特殊脑电波让他惊讶无比,隐隐的感觉到对方的身份根本不平常。

        或许对方在某个地方找到了权限留下来的特殊通道也不一样,茅场晶彦本着这样的道理思考着。

        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开始十分嚣张的进行技能改造。

        那样的权限会毁掉他经营了很久的sao,从对方nervgear上传来的特殊脑电波越发的异常,早就突破了正常人的数据量,或许是在内测时候,早就被工作人员强制退出sao了。

        但现在不行,茅场晶彦不能让对方走掉,直接让nervgear烧掉对方的脑袋这样的情况就让茅场晶彦感觉到是在亲手破坏自己的梦想,或许对方是可以在最后100层将他砍掉的人物。

        他也看好这种情况,包括有十几个人物让他准备好专属技能,各组的数据都是最高,包括敏捷最好的桐子,细剑最迅猛的亚丝娜。

        “咳咳......”

        poh站在地上,胸前插着一把雪白的细长太刀,里面透出红色的数据。

        沈迹就这样平举着这把太刀,低着头看着虚拟体十分糟糕的桐子躺在地上,双目都是出现了血丝。

        “这把太刀你应该还记得吧。”沈迹平静的说道。

        poh低头看着这把已经贯穿了自己心脏的太刀,虚弱的说道:“持续扣血,但一击并不会直接削掉玩家全部生命值的特殊处刑太刀。”

        用力直接让锋利的太刀直接贯穿poh的身体,透露出血液的太刀在尖出翘起。

        沈迹松开手,在对方想要抓住太刀的时候发动太刀本身具有的第二个技能。

        毒素不断的开始麻痹对方的数据体,专门用来处刑的太刀侵蚀着poh的精神,冰冷的刀锋像是寒冷的冰块让对方想要哆嗦。

        拿出治愈水晶给桐子恢复身体,然后却发现有某个人已经发现他刚才发出的技能了。

        那道刀光是妖梦的技能,沈迹在发现桐子的血条不断的缩短时,像是看见了桐子变成一地碎片的样子,将技能收回来,再联动妖梦形态的数据,使用出这一招。

        紧接着茅场经验就发现他再次侵入数据库了。

        曾经的茅场晶彦还曾出去过外面的世界,去医院,他看到了这个神奇的人,闭上眼睛的沈迹根本没有任何知觉,全部的心神都沉浸在sao里面,至少从外表上与普通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大概今天,这个杀人游戏就会结束吧。”沈迹将桐子安置在一边,抽出还在一边躺尸的poh身上的太刀,走到了天台的中心。

        poh的虚拟体轰然破碎,这种行刑的太刀一旦抽出来就会将受害者的生命值也抽出一部分,而这也是沈迹杀的第一个人。

        奇怪的是,这种杀人的感觉让沈迹并没有什么心里障碍。

        大概是在游戏里面,所以毫无真实感吧,沈迹是这样认为的。

        “茅场晶彦,你终于出来了么。”沈迹盯住那个漆黑的楼梯口,里面什么东西也看不到。

        “茅场晶彦?”在一旁休息的桐子发懵。

        “果然是你。”希兹克利夫冷冷的看着沈迹,走出了漆黑无比的楼梯口。

        身上穿着一件巨大的装甲,左手一面巨大的十字星重盾,路人脸的希兹克利夫出现在沈迹与桐子的面前。

        “是我又怎么样?”

        “原来你一早就知道所有的事情。”希兹克利夫说,“怪不得我的计划会这么的顺利,都是你在暗中推动的。”

        “这不是在实现你的愿望么,恶灵也有恶灵的愿望,你是我见过的一个悲剧性的人物,我见到这些事情推你一把不好么?”沈迹说。

        “你这样说,我就有些兴趣了。”希兹克利夫扬眉。

        “你的the-seed也应该完成了吧,将种子交出来,这样我也完成任务了。”沈迹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要东西,更像是在抢。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能的话,就向我抢吧。”

        希兹克利夫抽出了插在重型盾牌的剑。